1629487.png

安德·幻痛

狂气白发红瞳美少女称呼我为爸爸,屁穴中出贪婪汲取精液成为我女儿这件事情一定有什么问题 [][冻京necro有栖宫爱丽丝H剧情文字化改写/纯爱警告]

有栖宫爱丽丝的夜访
       一般来说【警告】是用于少数派给多数派,现在ntr大行其道我感觉我纯爱警告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篇的女主角名叫“夜舞爱丽丝”也可以称之为“有栖宫爱丽丝”角色形象为我头像,主页还有插图都是她。男主名为“月见里一巴”当然带入自己也可以 因为有一些简称所以没有开名字代还还请谅解。
-------------------------------------

  “呼……今天也是忙了一天啊,哟咿~~~ 咻!生死追踪者的工作不得不说还真是累人啊”
  将身体甩向床上,放松对身体的掌控,享受着重力的支配与床垫的松软弹力。一天的再杀工作之后即便是有这动力外装甲的辅助,高强度的战斗也足以让人身心都过度劳累了。
  还没有脱下EX脑域导致眼前的景色依然是一片血红,好在拉比对于所内寝室温馨的布置即便是战斗了一天的疲累员工回来也不会因为血红的视界与一天的作战产生狂躁的杀意。
  大脑向右手发出了移动的指令,手指些微跳动了两下表达着自己的抗议后就再无声响,不得已只得再向左手下令。“要是没有EX脑域的帮助和外装甲的帮助,今天这个级别的战斗量身体绝对散架了。”左手打开头上EX脑域的面罩,呼吸一下冻 京冰冷的空气。虽然超聚区的空气质量说不上干净清爽,但是人类果然还是需要这种冰冷的刺激来让自己感觉自己还在活着。
  感受到左手的震动,通讯戒开始闪烁起蓝色的光芒。“一巴、一巴、一巴巴……睡觉、睡睡觉……欧吖、欧吖吖、欧吖吖酥密”“哦~小Co,今天的战斗多谢了,累坏了吧,晚安。爱丽丝现在的情况让人放不下心让她战斗啊,只能我们多出份力了,好好休息吧。”向面前飞舞的红发小精灵道一声谢,恢复了些许体力的月见里一巴坐起身来整理自己的衣装。
  先是把通讯戒放入隔层的柜子里,脱掉战斗用的EX脑域头盔,再解开紧束在身上的外装甲,收到战斗服的隔间去。
  『 也不知道爱丽丝在学校休息得惯么,虽然现在看起来爱丽丝的妄想症情况减轻了很多,白天也和同学们正常地相处着,学校里还有久世帮忙照看,但是总感觉心理不太安定』 一边整理着衣物,一边心里总是不住地想着。一直以来疯疯癫癫的爱丽丝,好不容易好像有一种可能回归正常的机会,对于这样一个可怜又坚强的孩子,很难不让人多去思考关心一下。
  【咚咚咚】轻柔的敲击声打断了一巴 的思绪。
  这么晚了,还有人敲门么。也不知道是谁,希望不是什么太过麻烦的事情吧,白天可是要把人累死了。
  起身打开房门,一道天蓝色的倩影从门缝中闪身进来,左右确定无人之后将门轻缓合上。
  银白色的长发今次柔顺地披洒 在身后,夜晚的星辉撒上一抹绚烂的余晖。那代表着杀戮的血红色瞳孔如今无比温柔与安宁地倾诉着情愫。温柔的少女身着长袖的学院风蓝色连衣裙,和头上同色的浅蓝色大蝴蝶结发箍如现在的少女一样,温柔如水,沉醉如蓝。白色的领带压再也是白色的立领之下,用于固定的宝石是比眼眸更加深邃的猩红,这是少女喜欢的颜色。绵软的紧身白色连裤袜包裹着纤细匀称的玉腿直到裙下没有漏出任何身体。虽然尽量放平了自己的呼吸,可惜洁白袖口下局促的小手和踩着圆头系带平底洛丽塔英伦小皮鞋却无处安放的双脚暴露了少女心中的紧张。


  爱丽丝。
  少女的名字是爱丽丝,或者说,夜舞爱丽丝。当然现在这个状态下或许叫她有栖宫爱丽丝更好。在严寒中失去家人,无依无靠的少女,只能把自己陷入疯狂幻想着自己是《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女主角,在幻想与现实的夹缝中获得的哀伤的力量挣扎地活到了现在的少女。平日里总是容易陷入幻想世界之中,狂躁起来将收容所不止一次点燃的暴躁少女如今安安静静地立在面前,好似刚刚做错了事情的兔子一样局促不安。
  “那个……爸、爸爸?”好像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一样,爱丽丝率先开口,只不过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甚至不太听得清说的什么了。
  确定是爱丽丝之后,心也算是安定了下来,至少不会出现大晚上需要出门加班的事情。“嗯?啊……是爱丽丝啊”一边招呼爱丽丝在床上坐下,一巴 顺便起身看看有没有什么饮品可以拿出来待客的。
  “啊……对、…… 对不起……果然、这样叫你,还是会给您产生很大的困扰吧”不知道怎么拒绝的爱丽丝顺着指引坐在了床上,对于一巴 起身的行为产生了误解,就连称呼也下意识地从你变成了您。
  听出爱丽丝语音里的局促和不安,回头看着低着头的爱丽丝,三分出于怜爱四分源自安抚还有三分出于孩童玩闹的天性,伸出手按住爱丽丝的头温柔地抚摸着爱丽丝。“不、不是这样的哦~爱丽丝,我只不过是还不太习惯而已。如果爱丽丝想要这样叫我的话,就这样叫我就可以,没关系的。”即便故意稍微有些用力,把头上的蝴蝶结弄得有些松动凌乱。但颤抖的身体明显安稳了下来,不得不说,【爸爸】的安抚永远是最让孩子安心的事情,即便这个【爸爸】是虚假的。
  “谢谢。”不仅是身体,声音也恢复了少许元气。
  将刚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铝罐饮料贴上少女的脸颊,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少女有些惊慌失措下意识地抬起双手准备护住脸庞。一巴刚好顺势将饮料交由少女手中“橙汁、也不知道爱丽丝喜不喜欢喝。怎么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么?不在学校呆着,久世先生的药出现了什么副作用吗还是什么不愿意和别人说?跟我…………emmm 跟爸爸说就好了。”饮料交到少女手中之后,一边整理少女被自己撩乱 的发丝,一边询问着事由。这么晚一个人来到事务所的宿舍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吧。为了消除爱丽丝的戒心,思索之后一巴还是决定使用【爸爸】这个称呼,虽然还是不太习惯就是了。
  “身体……该说……不舒服么……那个……”刚刚抬起头又低沉了下去。“其实我,到了夜里……就会觉得很不安。”
  “那个……虽然说起来有点奇怪……”
  “现在的我,是……真的我……对吧?”虽然很缓慢又磕磕绊绊,但是面对【爸爸】爱丽丝还是努力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将身子向爱丽丝的方向挪了挪“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呢。”手绕到身后,看着爱丽丝银白色的秀发开始帮她整理刚刚散乱的发丝。故意不去正面看着少女给予压力,同时又让对方感知到自己的存在,只要给对方安心感就好了。一巴 是这样想的。这种时候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但是爱丽丝愿意主动沟通主动交流,那我应该安心地 做个聆听者就好。
  感受着头皮上头发传来的颤动,爱丽丝声音的颤抖反而越来越小。“当我躺在床上,等待着梦境来临的这段时间,我常常会这样去想。”
  “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在梦境中的存在罢了,会不会……会不会只是……只是这个梦还没有醒来而已。醒来之后的我,又是另一个爱丽丝,现在在这里的我不知道会消失到哪里去了。”
  “现在的我的现实,是另一个我的梦境。我能感觉到,有时候我模模糊糊地会做一些梦,梦中好像……对爸爸……还有大家……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终有一天,我……或者另一个爱丽丝会永远地睡着再也醒不来……那时候的我……就会消失了。只要这么想着………………我………………就会害怕得睡不着”或许是终于突破了心理的障碍,爱丽丝的语速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激动,不止是声音连身体也在一同颤抖。对于一个丧失了大部分记忆,还能明显感觉到另一个自己存在的少女,对于自己的【存在】可能会消散这件事情,表达了最直观的害怕。在别人面前的时候这种感情与害怕被深深地压抑在心中,只有现在,在【爸爸】的面前,感受着【爸爸】的触摸才能把心中的最深层的恐惧诉说。即便只是说出来,只是正面去面对自己的恐惧,对于这个实际记忆远没有身体年龄大的少女来说也已经让她浑身发颤几欲跌倒了。
  “没事的,爱丽丝”感受着爱丽丝的恐惧,从身后环抱少女的身体。不得不说,少女的身体是真的香软娇小。“你是真的,这是不会变的事实。就算,我是说如果,就算假设另一个爱丽丝醒了过来,你还是我记忆中的那个你。我知道那不会是假的,爱丽丝就是爱丽丝,那个爱丽丝也是,这个爱丽丝也是,爱丽丝就是爱丽丝本身,这不会变的”
  “真的……么?”犹如溺水者抓住的稻草,少女的颤抖稳定了下来,不过声音中更多了一种希冀,和…………一些别的东西。
  将手中翻来覆去的橙汁紧紧握住,双手合十于胸前,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那样的话、那个……那个……我、有件事……有一件事想要拜托爸爸。”缓慢而坚定地陈述者自己不成熟的想法。只不过,说完这些已经是她用尽全部力气的努力了,身体虽然不再颤抖,但是合十的双手、紧闭的双眼还有手中快被爱丽丝的怪力不自觉地捏瘪的易拉罐都证明着少女内心的恐惧。恐惧面对回答,如果回答是自己没有预想到的那样,那该怎么办,这样请求一巴 先生会不会有些过分,被拒绝了怎么办,不想去想,也不敢想。
  再不出手做点什么,爱丽丝的怪力就要把手中的橙汁捏爆了。到时候可不好收拾了,笑XD。虽然按照一巴这种烂好人的性格也不可能不管就是了。握住少女合十的双手,轻柔地抚摸。长期战斗产生的老茧让一巴的手有些粗糙,可是爱丽丝并不反感。没有尝试去分开少女的双手,这时候不论做什么都会让少女受到惊吓,就像长期被困在矿井中的人突然看见天光对他来说并不是救赎,而 是身体机能的不适应与毁灭。“什么事呢、爱丽丝?什么事情都可以跟爸爸说哦!”尽量放软自己的声音,用最温柔的风将滋润的水送入这只受惊的小兔子耳中,以免小兔子再次受惊躲到洞穴之中不愿出来。
  【爸爸】温柔的耳语让名为爱丽丝的少女慌乱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那个,我……,我……虽然还想不太起来,想不太起来有关爸爸的事情。不过,有件事很清楚地留在我的记忆之中”主动放开紧握的双手,将可怜的被蹂躏的饮料放在床头。
  “所以,只要对我做那件事情的话,我想一定……一定……一定就能够让我知道这里就是现实吧”柔夷微摆,在【爸爸】的手中摩挲着,少女葱白柔嫩的修长手指与一巴粗厚的大手完全不成比例。很难想象这是一位少年的手。在冻 京这个危险狂乱的时代,每一个活下来的人都背负着沉重的过往。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一巴先生……可以像爸爸一样,对我做一样的事情”感受着【爸爸】手心的温暖,终于第一次可以抬起头,勇敢地与少年对视,绯红的瞳孔不再有狂气,只余下小女孩的期待。
  “不行……么?”时光仿佛凝固又好似水流,从指缝间悄无生气地流走,不知道是过于突然还是如何,少年并没有立刻做出回答。『 是我的请求太过分了么』 少女的心中闪过一丝想法。是啊,平时疯癫的时候便如此麻烦对方。怎么能这样的呢。
  眼见绯红色的瞳从期待的水润变化为暗淡又布满水雾,一巴好像意识到自己的愣神让爱丽丝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联想,必须要做点什么。“怎么会不行呢!”双手叉腰努力挺起自己的胸膛,虽然自己对父母没有记忆,但是好像映像中的父亲是这样来表达自己的强大让对方安心的。
  “因为我,是爱丽丝!你!你的父亲啊!”握掌成拳,用力地敲击了两下胸脯。不小心力气过大还引得自己咳嗽了两声,哪怕是生死追踪者自己的防御对于自己的攻击也是完全不够看的。
  昂首挺胸拍胸脯保证,这种动作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总是让人感觉有些滑稽。不过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爱丽丝眼中的水雾被自己的笑声冲散了。“谢谢你、爸爸……那么…………”获得了【爸爸】的保证之后,爱丽丝也放开了自己的动作。
  “咦、等等?”
  “爱丽丝?怎么……突然趴到床上——”
  “你在做什么?! ”
  被自己捶胸一拳把自己弄呛到,大口呼吸两口空气之后好容易缓过来的一巴 等睁开眼睛被眼前的情景一下子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爱丽丝仰躺在床上,将自己的白色连裤袜褪至大腿根部。今天的爱丽丝竟然连内裤都是可爱的冰蓝色,脱离了内裤的束缚,肥厚水润的无毛白虎嫩穴颤颤巍巍地抖动着,每一次抖动都会带出些许晶莹的玉露,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与粉软红嫩的馨香淫穴在此处交融。露水挂在润红的叶片上期待着蜂蝶的采集。
  “嗯…………爸、爸爸…………请你、看清楚了……。”情欲布满了少女的意识,在决定行动之后便不会再犹豫,这就是『 爱丽丝式』 的行事方式 。即便如今的爱丽丝不那么疯癫也是如此。蜜裂附近的淫肉因为用力与屁眼处肛塞的挤压泛起些许受力的桃红,淫润的水雾布满股间,淫靡的风景让一巴有些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你说看清楚了……等等 、这个,你塞进屁股里的事……”嗯,与其说没反应过来不如说有点超乎预料。当然不是所谓初哥的羞涩什么啦,毕竟从小在吉原的那种风月场所长大,实质上的妈妈蜉蝣更是被称为 吉原第一游女的花魁,这种『 房中秘事』 对他的成长来说被称为 『 房中蜜 事』 好像更为合理。更何况且不论吉原包括事务所里拈花惹草的风流史,就算是爱丽丝的身体也不是第一次进入。只不过以前是和『 夜舞爱丽丝』 的交合,被称呼为【帽匠】的一巴 和把自己认为是【爱丽丝】的疯癫少女怎么都无法和现在的内向害羞少女联系起来。何况刚刚拍胸脯保证展示【爸爸】伟岸身姿一副父女长情的景象,一睁眼突然变成现在这样淫靡的景象确实是有些出乎预料。娇花若水的少女美目迷蒙地用力排出菊穴里略显巨大的肛塞,痴淫迷 乱的娇喘伴随着奶白凝雪的肌肤上翻涌的红痕,眼前的淫色让一巴痴迷。


  “啊、嗯———— 嗯嗯、嗯———— 嗯!”尽管能看出来已经非常用力了。肛塞顶端的宝石不断浮动如但是却如海浪一般起起伏伏,升起又会落下,光凭借菊穴的力量还是无法把膨大在体内的肛塞排出。不得已只能抽出勾起双腿的灵巧玉手去握住肛塞的顶端为塞体的排出加上一份力气。
  “嗯、呜———— 嗯、还差一点……嗯!嗯、嗯嗯…………嗯嗯嗯!”终于在手部力量的帮助下,膨大的环状部分几乎要完全排出,被拉伸的菊轮尽数展开,伸展的淫肉由鲜红变为桃红到现在甚至有些泛白。【啵】,清脆水润的一声淡响,伴着拉丝的水响,沾染着情欲的肠液的肛塞终于被拔出来体外。
  “啊……啊……啊……嗯,爸、爸爸……你、你看见了吗…………? ”明明有这生死追踪者的变态体力,此时却仿佛失去了全部力气一样兰口吐息喘着气。而声音里除了情欲还有一种做了点小成绩想要得到父亲夸奖的自得小少女般的。
  过了初见的愣神之后,一巴 也听得出爱丽丝现在的感情。“啊、嗯嗯……我看见了……因为塞子被拔了出来,爱丽丝的屁眼空出了一个大洞…………粉红色的黏膜……感觉很舒服的样子,正在收缩着……”既然如此,那就用她想要的方式去回应她吧,牢牢地盯着一张一合却毫不掩饰的菊蕾,此刻蓬门今始为君开,涓涓细流洞中来。这是【女儿】给自己的礼物,当然要好好地细细观摩。毕竟刨去所谓的父女称呼,不过是欲念正旺的少男少女年纪罢了。
  见到【爸爸】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的私密处,爱丽丝的语气多上了几分欣喜和满足“是的……只、只是被爸爸这样看着而已…………光是用想的,就觉得很舒服……很放心”对的,只要【爸爸】喜欢的话,只要【爸爸】能觉得开心的话,只要【爸爸】的视线可以停留在我身上的话。爱丽丝就能感觉到存在,感觉到满足,爱丽丝就是为了【爸爸】而诞生的存在,不管是身体,心灵还是淫肉,肛菊每一分每一寸,都是,这就是爱丽丝存在的意义。
  “你每次……都做这种事情吗?”在爸爸游戏中还保留着些许理智的一巴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将一巴 与幻想记忆中的父亲混淆的爱丽丝,并不感觉【爸爸】这样问有什么问题。“对啊、爸爸。”如同回答者天经地义的事情意义“爱丽丝因为一直给爸爸添麻烦,总是让爸爸生气…………”突然想起好像,每次这样都是给【爸爸】添麻烦了,如果,爱丽丝可以更加乖巧,可以更加有用地帮助爸爸就好了。本来欣喜的语气稍微带上了一丝丝的失落。
  “所以每次都会想这样子,进行处罚……不是吗?难道爸爸,你忘记了吗…………? ”媚眼如丝美目流转,全部的目光注视着眼前的【爸爸】。是哦,爱丽丝是个不乖的孩子,所以需要【爸爸】的教导,需要爸爸狠狠地惩罚呢。
  “啊啊……是这样啊。那么,今天也要给爱丽丝处罚——”完全进入角色的一巴 顺着爱丽丝的话茬接了下去。脱下短裤便准备翻身上床。
  “啊……爸、爸爸……那、那个……”
  “怎么了?爱丽丝?”少女迟疑的声音打断了准备进一步动作的一巴 ,|爱丽丝还有什么事情顾虑么|一巴如是想到。
  “今天,那里……居然变得这么大呢…………。 ”
  “嗯?不是每次都是这样吗?”好像有这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被透露出来了呢
  “爸爸……,每次都会对我进行处罚……不过……,都是……使用,各种道具……”虽然是这么说着,不过看眼色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说的东西,反而是盯住面前高耸的怒龙不放。浑圆亮滑的龟头严阵以待列阵在软沟的前方,洞开的城门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交出宝贵的公主去和亲求和委曲求全。
  “好厉害……爸爸,因为的关系,变得这么…………大了?”感受到敌军热烈的战意,不战而降的公主眼眶内只有桃心般的眼睛,猩红的狂气瞳孔如今只有色欲的桃红。
  确定对方并不是有什么顾虑,一巴 也算是放下了心。稍稍上前,爱丽丝便立马知味地将手臂更加收紧,主动将期待已久的肛穴上挺等待着临幸。“是啊,爱丽丝。都是因为你的屁眼塞了那么大的肛塞,结果兴奋到连那里都湿了,真是个坏孩子——这一定要好好处罚才行。还是说,你会害怕么?”用淫根稍稍在淫穴周围扫动,桃源深处就迫不及待地涌出花露喷洒到龟头之上润滑,欢迎且急切地期待着对方的到来。
  “不!我怎么会害怕呢——!  我……一直、一直,梦想着……如果有一天,能够被插入的话,我也,一定能…………让爸爸……获得满足的吧。”听见对方的犹豫,少女的语速急切了起来,下身也不再等待对方的进攻,主动地摇动着淫穴渴望着鸡巴的临幸。【爸爸】口中的下贱淫词不仅没有让少女感觉难过害羞,反而是更加主动地寻欢生怕对方改变主意不再继续。“所以……那个、拜、拜托你。爸爸、请……请你、处罚……处罚我吧。”下身的用力让上半身的呼吸稍显局促,不过此刻的爱丽丝并不在意,如果可以被插入,哪怕是窒息想必也是幸福的窒息高潮。
  “爱丽丝。不要让我失望啊。”难得见到这样坦率的爱丽丝,可以放开心灵的时候小男孩特有的爱玩心性就冒了出来。故作正色地板起脸开始训斥。只不过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有停歇,虽然没有直接去刺激性器,但是也在大腿附近上下摩挲,同时给予爱丽丝一个力的支点可以稍微在呈上自己的淫穴时不那么费力。
  而对爱丽丝来说,好像给情欲的火突然泼了一小杯冷水,火苗摇曳两下产生了些许的疑惑。“啊……对不起,请问我、怎么——”|我又惹爸爸不高兴了么?|
  “你的哪里想要被处罚?想要被什么处罚?我应该教过你很多次了吧。要使用正确的名词。”
  “…………”
  “你想不起来么?那处罚只好……”见爱丽丝不回复,假装有些生气,放开了抚摸爱丽丝大腿的手,原本在菊轮处打转,感受菊丝褶皱的阴茎也作势后撤。
  这样的情况,可不容再害羞了,性欲冲破了羞耻,“我!我想起来了!我、…… 我会好好说的!所以、所以——那、那个……咦、这个……嗯、…… 所以、那个……”一开始的冲劲在说出两句话之后,害羞又一次占领了高地,这样的淫语实在是让爱丽丝难以启齿。可是美妙的鸡鸡就在眼前,肛肉与子宫的收缩无一不向身体的主人诉说着自己的不满。“请用爸爸的、雄伟坚硬的大…………大鸡鸡……对我、对我的。……淫乱的……不、不洁的女儿屁、屁眼小穴……进行处罚吧……把……这个……不乖的女儿的里面……搅得乱七八糟吧。……让这个不伦的……爱上爸爸的女儿……刻上爸爸的烙印……把女儿的屁眼里注满爸爸的浓精……把不乖的女儿屁眼变成爸爸的形状吧”一开始还因为害羞不愿于说出那样变态的词语,不过,古人云『 万事开头难』 。因为一巴恶作剧般地移走了肉棒,缺少了肉棒温热的爱抚,淫阜深处和屁眼小穴对身体的抗议驱使着爱丽丝去表达自己的渴求。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反而不再害怕,痴淫的告白抬高的臀穴无一不诉说着自己的期待。
  “呜呜吖啊…………呜呜呜嗯嗯…………”面对如此风骚淫乱的诱人女儿,好【爸爸】怎么能不善解人意呢。挺枪上马强力压进,用贯通一切的气势将整个阳具怼进爱丽丝的屁眼中。从乌黑亮滑的鬼头到结实膨满的龙柱,爱丽丝的肛肉不仅没有丝毫的阻拦反而在肠液的润滑下紧致的 缠绕上玉柱,每一寸肛肉都在轻吻肉棒表达自己绝对的臣服。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肉棒的爱丽丝在贯穿进入的瞬间发出了满足而高亢的淫叫。蜜穴更是喷出一小股水箭欢迎将军的到来,对将军的攻城略地予取予求。
  “呜……呜啊、啊、啊啊啊……噢……爸、爸爸的噢——鸡鸡--一、一口气就。插进——爱丽丝的……体内了!”大声宣告者身下发生的凌辱情况,对于自己的缴械投降毫不觉得羞耻地呼唤着更进一步的攻伐。
  享受着爱丽丝肛肉的攀附,故意顶入深处不动地去调笑着自己的乖女儿“嗯嗯……为什么可以这样,一口气插进来啊?”爱丽丝也配合地,耸动着腰肢,渴求更多的摩擦与快感。"这、这是因为……姆——啊啊!爸、爸爸的、关系!因为——因为——哼啊……爸爸把我的、我的——屁、屁股——"渴求汲取更多的快感,边汇报着身下的感受,一边诉说着淫词渴望【爸爸】能够好心多动一动。
  “给我使用正确的名词!”
  “对、对不起,不是屁股!是、…… 嗯姆……是屁、屁眼小穴……是淫乱的屁眼小穴。这里,不止是,单纯用来排泄的地方而已,而是为了让爸爸这样的、男人的、大……大鸡鸡,可以舒服的,另一个性器官……是淫乱女儿为了让父亲满足而开发的精液便器……鸡、鸡巴洞罢了”生怕【爸爸】的肉棒再次离去,这次可顾不上羞耻什么的,一股脑地把想说的能说的春情浪语用最谄媚的语气喊了出来。同时摇动腰肢想让肠道中的每一部分淫肉都能感受到【爸爸】的温度。|更深,想要……更深……爱丽丝,想被更粗暴地对待……玩坏也好,用烂也好——想要被【爸爸】更加粗暴地使用|
  “所、所以…………呜嗯嗯!为了,啊……这一天的到来……我、我为了……让爸爸,可以获得满足——嗯啊啊啊……”不等一巴 回复,蚀骨浪吟如爆豆般撒出,喘息漫布 也不愿意停歇。
  【女儿】淫乱的模样刺激着一巴的脑髓,浪声入耳,胯下的肉棒感觉都粗大了几分。“没错、这一天就是今天!觉得如何啊?美梦成真了么?”耸动着腰肢,回应爱丽丝的期待,每次浅入都会带出小片水花,每次重压都会伴随着紧致肛穴中空气被压出产生的气爆音,作为这场淫戏的伴奏给主场伴音。
  “是、是的、我……所以……昂啊啊……因为、…… 嗯——太、太开心了……,简直……呜啊啊……就像……做梦一样,眼泪都……姆嗯嗯……”终于不用担心让自己满足的肉棒会拔出,来自【爸爸】的充盈从肛肉里的神经顺着脊髓涌入大脑,开心与满足的泪水润足爱丽丝的眼眶。水雾迷蒙的眼前景象,仿若升天的屁穴快感,好像又一次进入了平日的环境之中。这是做梦么?梦醒了之后,屁穴里的大鸡鸡就会消失么?还是说眼前的【爸爸】就会再次离开么?
  虽然不知道爱丽丝心理究竟埋藏着什么,不过一直注意着爱丽丝的一巴 也能感觉现在的爱丽丝,好像心理还有些东西。把手从辅助爱丽丝支撑双腿的大腿处顺势滑到大腿根部,玩弄着勃起挺立的阴蒂小豆。“这可不是做梦哦!你看,你的小穴,都已经骚到流汁 了——屁眼真的这么有感觉吗?”拨弄一下小豆,淫阜处也跟着震颤一下。鲜嫩的玉露便从蚌肉处流出,重力的牵引下因为倒置的身躯再回流到尿道口积蓄着不知是尿液还是淫水。直到形成一个小洼再被狠狠插入尻穴时的力道震到四散飞溅。
  “是、是的嗯……—— 呜嗯……爸、爸、爸爸的,—— 大鸡鸡……顶、顶到我的、最、最里面去了——嗯啊啊……”
  “爱丽丝、屁眼小穴、觉得好舒服哦。”
  “我是真是坏孩子,真是个坏女孩!所以!—— 啊!……”爱丽丝回应着【爸爸】的淫辱,不只是屁眼小穴,淫穴、乳峰、灵舌、唇瓣身上的每一处都想要感受【爸爸】的肉棒,甚至说乳穴、尿道、肚脐口、眼睛、胃袋、内脏每一个洞口、每一处肌肤都渴求着父亲的到来,希望成为没有自我没有人格只属于父亲的精液便器,浸润在父亲的精液中就好。
  “请给我,更多,更多一些处罚吧!—— ”
  “啊啊啊、不行了!爸爸,好深。那个地方,从来没有被顶到过———— 啊啊啊!”爱丽丝的淫语和脑子里那种过激的18G想法一巴 肯定是无从得知,不过看见【女儿】如此淫乱,不加大力度满足一下这个贪吃的小家伙可是不行的。把少女的一条大腿扶起一字打开扛在肩上以便能更好地深入虎穴,肠道深处的触感隔着肉壁撞击着子宫与蜿蜒曲折的蜜径深处,爱丽丝的浪叫也更加地放浪形骸。
  “明明是、处罚———— 啊啊!可是爸爸的、欧金金,却是……这么的舒服。——觉得好色情,爱丽丝……好舒服哦——爱丽丝是不是,在做梦——这么舒服的事情,是爱丽丝这样的坏孩子可以得到的么 ——”
  “爸爸、请你骂我吧。爱丽丝……、 不乖,爱丽丝是个不听话的坏孩子,所以、请骂我吧——啊啊啊…………请……请……更多……更多地惩罚爱丽丝,羞辱爱丽丝吧……”【爸爸】的肉径在体内抽插进出,爱丽丝的意识也随着肉棒的抽动在身体里随灵魂进出。总是被幻梦境折磨的爱丽丝这次好像做了一个不错的美梦。
  “啊嗯嗯啊……爱丽丝真是个坏孩子!太不乖了!屁眼小穴还跟着淫荡的声音一起,把我夹得这么紧。就这么喜欢爸爸的肉棒吗。”手上传来的颤抖触感告诉一巴 ,现在的爱丽丝已经完全沉醉在爱欲的幻境之中,只剩下本能支配着身体说出一些淫乱的话语以期待获得最后一波升天的快感。把爱丽丝的腿放下来,让爱丽丝的身体以肉棒为支柱转动起来变成趴着的样子,勾手捏住少女的乳尖,发情发烫又因为冻 京的寒风吹拂而挺立的乳尖,给予少女最后的一丝快感。
  “姆啊啊……是啊,爱丽丝不乖!爱丽丝是个不乖的坏孩子!都是因为、因为——嗯啊啊……爸爸的、大鸡鸡、插进我变成性器的屁眼小穴里,实在是太舒服了!让我变成了一个好色的小孩了 !爱丽丝是最喜欢被处罚的坏孩子,爱丽丝是最喜欢爸爸的大鸡鸡的坏孩子,所以———— ”
  “再、再多处罚、处罚爱丽丝一点可以吗?爸、爸爸,我、我还要,还要还要 还要———— 还要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爱丽丝是爸爸不乖的小狗,所以、…… 更多……更多……坏掉也好,请再多处罚爱丽丝一些……让爱丽丝更多感受到爸爸的存在”
  “怎么夹紧成这个样子啊?我是什么时候养出了这么淫乱的女儿了?真的又 这么想要吗?就这么的,想要、我的精液么?! 这样的淫乱小母狗真的是我的女儿么”胸部受袭使得爱丽丝的身体颤抖地更加激烈,还要一点,还差一点就要去了。但是不可以,【爸爸】的小母狗怎么可以在爸爸之前高潮呢,想要一起,想要和父亲大人,永远、永远地在一起。
  “是的、我想要。我好想要哦 爸爸!我真的、好不乖……爱丽丝、是不乖的孩子……唔姆嗯嗯啊…爱丽丝……是爸爸的、淫乱的小母狗…我明明就知道,明明就、明明,虽然知道、但、但是———— 我不想,不想和爸爸分开啊!—— 啊啊啊…………想要紧紧地、和爸爸结合在一起,想要……体会爸爸的味道,想要被爸爸注满……身体里都是爸爸的精液……血液之中也流淌着爸爸淫乱的气味———— 所以!”即便是幻境,即便是失神的现在,下意识地也说出了自己所害怕的事情。
  “啊啊、爸爸!就是哪里!……那里!……啊啊姆……射给爱丽丝,全部,全部都射给爱丽丝……啊❤❤啊……喜❤欢!我好喜欢!……爸爸!!更多!❤更多地处罚爱丽丝吧”
  “我要射了!要射了哦 爱丽丝。把精液都射进去,让我填满你的全部吧!”爱丽丝的肛肉不断收缩,肉棒处不断传来的阵阵快感告诉一巴,他离发射的边缘不远了。急速抽动肉棒,把爱丽丝淫乱的肛肉带出再挤入,摇摇欲坠的精关如同准备喷薄的富士山。
  “拜托你了!啊啊啊❤……爸爸!给我!射给❤我!……射给❤爱丽丝!嗯嗯……啊啊……一起、一起、和爱丽丝一起、和 不乖的、淫乱的女儿一起去吧……全部都射进来……啊❤姆❤嗯、…… 啊啊!”感受到菊穴内大鸡鸡的震颤,爱丽丝也明白一巴将要去了,眼前的一巴 和幻境中的父亲身影越来越近,或许在升天的一刻便会重合在一起。
  “给我,麻烦给我,给好坏好坏的爱丽丝!爸、爸爸的、爱的❤证明——啊、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快速地抽动之后,精门大开,汹涌澎湃的白色川流涌入肠穴,强劲的射精把快感顺着脊髓直冲爱丽丝的大脑,激昂痛快的呻吟破碎清脆还带着几分安心的满足。一波接一波的精液行程一波接一波的快感浪潮冲碎少女的脑海,猩红的眼孔如今变成无神的粉嫩桃红状,精巧俏丽的樱桃小口只能无助地喘着粗气,点点晶莹剔透的涎水从樱唇垂下拉成一条淫靡的光丝。
  
  “啊啊啊——嗯嗯嗯……啊……啊啊啊…………唔唔唔唔呜❤……爸、爸爸、父亲大人❤——喜欢、爱丽丝好喜欢、”
  “爸爸的…………最、最、最最喜欢的……爸爸的……唔啊啊……设在…………不乖的爱丽丝的……的里面……啊啊啊”终于稍稍回过一点神来的爱丽丝,第一时间确认【爸爸】是否还在身边。这次是不是又是一场梦只要一觉醒来一切都会消失。尽管刚刚射精过,但是依然坚挺的大鸡鸡淘气地在屁穴中跳动了两下反而让爱丽丝感到了安心。
  这次的【爸爸】是真实的,就在身边,扭过上半身仰起头向【爸爸】索取亲吻“喜欢…咕啾…爸爸、好喜欢……嗯嗯!喜欢、好喜欢……爸爸…咕啾(水声)咕啾…爸爸……我好喜欢你——爱、爱丽丝……好爱好爱你……永远不要分开好么 ……爸爸……啊❤啊❤!啊啊……”唇舌相交,毫无防备的少女主动索求着粗糙的舌头,口水相交的水声不绝于耳,用身体感受【爸爸】温暖宽广的胸膛,双手环抱【爸爸】坚实宽广的背膀,唇瓣相碰却并不知足,主动扭动脑袋想要更大,更多地感受【爸爸】的气息。|这样不乖的爱丽丝,真的可以享受这样的幸福么 。|幸福与温暖的感觉不仅在脑中,也在小腹,在菊穴内,在胸前。温暖到爱丽丝甚至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活着。|我是,死掉了么?如果是,那也好,永远的 ,和爸爸在一起|
  “爱丽丝、你舒服么?”
  “嗯……爸、爸爸……爱丽丝……嗯啊、好、好舒服❤……呜啊!好好幸福……啊啊”刚刚回答【爸爸】的温馨问题,幸福感冲晕大脑直到尽头。
  “停不下来……啊、喜欢、喜欢爸爸的、心、心情……停……停不下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
  “啊啊、又来了……爸爸!害怕……好害怕、啊啊……!我、这样子,好像又要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
  “没事的、爱丽丝。我绝对不会,放开你的。”面对眼前反复无常的奇怪少女,一巴却并没有慌张。这就是爱丽丝,在外人眼中可怕疯癫的爱丽丝其实不过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可怜少女罢了。尽管秀人的 药可以部分抑制爱丽丝的妄想症状,很显然高潮之后的脱力让爱丽丝的偏执症又占领了大脑。不过,现在的一巴 ,可是【爸爸】哦!怎么可以让【女儿】被这样的恶魔侵扰呢?没有管对方想要躲避后退的行动,臂弯温柔而又坚定地抱住爱丽丝,大手温柔地覆盖乳球,不带情欲只是单纯的安抚,另一只手伸入少女口中,即便被颤抖的牙齿咬得生疼也不放手,轻柔地压住乱蹦的香舌不让对方说话。再缓缓开口安慰着。
  “不要离开我……啊啊!爸爸,我喜欢你……最喜欢了、嗯嗯!最爱、你了,所以……所以……啊啊…………! ”口中的指头刚刚离开,爱丽丝便更加疯狂地倾诉自己的不安,只不过这次没有后退,反而整个身子转过来骑坐在一巴 身上如风暴洪水中抓住唯一的树干一样,用树袋熊抓住妈妈的姿势死死抱住不愿意放手。
  “现在……嗯、现在、再一下下就好……呜呜、再一下下、就好,就这样……这样子……这样子……呼…………”少女的怪力与尖锐的指甲在一巴 的背上拉出血痕,即便如此,一巴依然有节奏地温柔拍打着少女的后背,安慰少女不安的心灵。终于猩红的瞳孔中疯狂悄然散去,从猩红变回刚刚见面的绯红,少女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
  “啊~~~ 呜?………… 嗯…………? 啊…………咦?……啊咧……爸?……爸爸……?不……不对,是一巴先生…………吧?……那、那么……刚才那个,是梦……?”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情,还给一直关心自己的人造成了这样的伤害和困扰。
  “不是梦哦、爱丽丝。那不是梦。是在你的现实中……真的,发生了的事。我是你的【爸爸】也是你的【一巴先生】随你怎么样称呼都好,就像是爱丽丝就是爱丽丝,不管变成什么样都是爱丽丝。不用害怕哦。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爱丽丝”虽然没有太清楚,不过好像大致上知道了爱丽丝所害怕的东西,所以用『 爱丽丝式』 的表达方式来安抚爱丽丝。虽然一巴 自己都没有明白自己说的是什么东西,不过看起来,好像效果不错。
  “是……么……。呼呵呵……是……这、这样啊。……这是……现实……所以……mo……不用、离开,也没关系了吧……mo……我、我已经,不用……离开了……。”
  “你还好吧、爱丽丝?”|好像效果好得有点过头了?|眼前的情况,爱丽丝好像又要迷失在幻境之中了,赶紧呼唤一下爱丽丝的名字看看还能不能得到回应。
  “埃多……嗯……应、应该……还好。嗯,我还好……所以,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再一下下就好……在梦境来临之前,希望你可以在我的身旁。”听到【爸爸】的声音,迷雾中的爱丽丝循着声音的方向再次回到了现世。是哦,【爸爸】现在在身边,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哪怕是另一个爱丽丝也是。就算爱丽丝睡过去了,【爸爸】也会再次唤醒爱丽丝的,所以,现在…………
  “嗯嗯、可以啊。哪次不可以呢?我可是爱丽丝的【爸爸】啊!(笑)”差点忘了手上还环抱着毫无重力支点的爱丽丝,想起刚刚自己那个傻缺的叉腰冲大头装作一个强力父亲的样子,一巴 也不由得给自己逗笑了。
  “噗嗤……是哦……谢谢你……爸爸……”尽管现在不再被情欲支配,这次的爱丽丝却没有再用一巴先生来称呼,而是自如地喊出了【爸爸】“那么,爸爸现在是否应该处罚淫乱女儿的其他淫穴呢?如此不乖的爱丽丝仅仅是这样程度的处罚,好像你的淫乱母狗女儿涨不了记性呢哦~~ ”
  “啵唧……咕啾”不等爱丽丝说完便占据她的唇。“那是当然!夜还很长,我淫乱的小女儿又做好准备么?”
  “嗨咿……一直都是哦……淫乱女儿爱丽丝……一直都准备得好好的呢”
-------------------------------------
呼 差不多两个月之后终于糊弄出第二篇来。这篇暴死其实我是有心理准备的,毕竟完全没有流量的已经死去的游戏。不过谁让这是我儿子阿喵喜欢的游戏呢。所以帮他写个文吧。而且这里面又很大部分的台词是直接抄的游戏的原台词。我对于肉戏的把握实在是太烂了,所以今后可能也会尝试这样改写已有的剧情或者说用文字来描述本子之类的方式提高一下自己的文笔。当然,如果有可以推荐的肉戏好的纯爱作品就更好了。如果有什么想法和建议 最好是怒喷之类的欢迎在评论区拷打,我会尽力更改提高。
缘之空的话,后续有一定的想法但是感觉自己能力不够暂时不拓展吧,想要联系我可以私信联系 笑XD。
或者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赞助支持我的朋友 【六合混沌】混沌子也是一位纯爱萝莉专精写手,老写手了比我好一万倍,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去他这里看看。
h站连接。https://www.hiccears.com/zh/p/liu-he-hun-dun
爱发电连接——————   afdi(删除)an.net/(删除)@lhhd0

-------------------------------------
主要在pixiv活动 pixiv id 为【安德·幻灭】
https://www.pixiv.net/users/82759687/novels

a7.gif

娘化妹控

B1F  2022-08-19 16:06
(嘛~)
你头像没换捏

1629487.png

安德·幻痛

回 1楼(娘化妹控) 的帖子

pixiv头像 这边有点麻烦wwww

2.gif

星空


a7.gif

wangshuo

感谢,不错。

none.gif

1440176782

路过

none.gif

6503542d

  

none.gif

5ad1706e

可以,很棒

none.gif

哈哈哈

666